阿k苦力猴亚猴奔

他是我的诗,也是我的刺
他是我的荒岛,也是我的风暴

这位小可爱,您点的小甜饼到了

#ooc是我的锅#
#圈地自萌,请勿上升真人#
#看在我那么萌的份上,不要人身攻击#

微风,3-16℃,多云转小雨。
尸体是在野外的山地发现的,山路还算平坦,但是树丛繁密,警车无法进入。
林涛穿了件皮夹克,沉闷的天气,坎坷的山路,让他不断用手扇着风,“哎呦这什么天气,阴雨天还没有风,闷死人了。”
一边念叨,一边把大的石块踢走,怕身后穿了皮鞋的人扭了脚。
身后秦明一身西装,头发梳的一丝不乱,稳步跟在他身后。
李大宝穿着运动装,心里念着衣冠禽兽,嘴上调侃林涛,“你看这天时地利人和,都是讲恐怖故事的好时候,要不我来一段给你降个温?”
还没有听到故事,只是几个字眼已经让林涛起了鸡皮疙瘩,他干笑两声。
秦明凉凉地撇了一眼李大宝,“留着力气搬尸体。”
李大宝面对秦·顶头上司·大写的双标狗·明,敢怒不敢言,皱了两下鼻子不吱声了。
林涛转头朝她贱兮兮做了个鬼脸。

初步勘察现场、验尸结束,雨珠子已经断断续续掉了下来。
众人见雨势渐渐变大,不禁加快了步伐,但最快也要十五分钟才能下山。
李大宝皱眉快步走着,抬头看了眼不远处黑沉沉的乌云,骂道,“天气预报的主持人长的挺好看,怎么总说假话呢!”
林涛听着槽点满满的话,摇摇头没吱声,转头看向身边面色逐渐转白的秦明,身上的西装湿了近一半,林涛把皮夹克脱下来,刚想撑在两人头顶,看到大宝又犹豫了。
李大宝毫不在意的摆摆手,指了指衣服,竖起大拇指,示意:防水的,爷不怕。
林涛笑笑,把大半衣服撑在秦明头顶。
雨势依旧在变大。
闷闷的雷声响起,秦明猛然回了神,看到林涛一侧湿透的肩膀和手臂,一时间说不出话。
可林涛却一脸忧愁开了口,“老秦,这两天小区检查电路,不知道啥时候停电,冰箱里的冰淇淋是不是都化成水了?早知道上回就把巧克力味的吃了。还有昨天虽然是你洗的碗,但看在我牺牲衣服给你撑伞的份上,今天也你洗呗?啊?不吱声可就是默认了!对了,咱们尽量早点回家,有场球赛直播,我等了一礼拜了,替我想着从楼下带啤酒,上回喝完了没买……”
伴随林涛的叨叨声,和李大宝用半路捡的木棍扒拉走大石块的动作中,路走到了尽头。
众人冲进车里。
秦明悄悄地舒了一口气,身上西装还是只湿了一半。
林涛依然脸上带笑的捶胳膊,李大宝抱着手机在天气预报官网下投诉。
秦明默默握住了林涛冰凉的手,轻声道,“这周我洗碗。”
林涛转头看他,“你听到了啊?”
秦明没说话,心道你说话我当然会听。
“不过每天的苹果你来削皮。”
林涛垮下脸,“难度太大了,我削的苹果剩不了几口果肉。”
“那也你来。”
“……行行行,你爱吃你说的算。”
李大宝冷漠脸发微博。
“同事总是掰开我的嘴猛塞狗粮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。我大概是个废人了.jpg”

评论(18)

热度(1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