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k苦力猴亚猴奔

他是我的诗,也是我的刺
他是我的荒岛,也是我的风暴

黑咖啡和蓝莓牛奶

好久不见,这一周发生了太多
总算还能回来
(๑>؂<๑)
#ooc是我的锅#
#请勿上升真人#
#不要人身攻击#

黑咖啡和蓝莓牛奶

秦明站在法医室的窗口,看着林涛笑容灿烂的走下车,和经过的每个人打招呼,最后和别人打闹着推开玻璃门,消失在视线中。
面无表情的看着玻璃映出的草木,插在口袋中的手指微动,抿紧了嘴唇。
想去找他。
想去找他。
想去找他。
把所有冲动化作一声沉沉的叹息,转身给自己泡了一杯黑咖啡。
暖暖的苦涩在口中缠绵,令人眷恋。
将手中咖啡移的远了点,杯口的烟雾熏的他眼眶有些热。
“呦,秦科长来的好早啊!”
李大宝叼着牛奶吸管,一只手抖掉外套,刚想说点什么,看到秦明的表情,小心翼翼坐在他面前。
秦明抬眼看他,“有事?”
李大宝赶紧摇头,“我没事,但我感觉你有事。”
秦明没再理他,拿起一本书翻开。
李大宝往门口看看,确定没人后,一把把书抢过来扔在桌上。
秦明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李大宝恨铁不成钢道,“老秦,喜欢就去强奸啊!爱要大声说出来呀!”
“……你这样很危险。”
一掌拍在桌面,李大宝瞪圆了眼睛,“不要转移话题!”
秦明看着洒出的咖啡挑了下眉,缓缓抬头眯眼看她。
李大宝刷的收回手,乖巧坐好。
秦明垂下眼睛,深呼吸了一下后,缓缓道,“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。”
李大宝惊讶,“既然你都明白干嘛不和林涛挑明?你甘心和他做一辈子的好兄弟看着他结婚——”
秦明猛地抬头望向她,眼中的神色让李大宝不禁收了声。
“我当然不甘心。”
“他第一次开枪之后连着一星期半夜被噩梦惊醒,是我在床边每天守着他。”
“他把自己的衬衫混在我的衣服里,熨好之后我再扔给他。”
“他对谁都很温柔,被别人调戏了还只会傻笑。”
“他拎着啤酒等球赛直播,还没开始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,但却能在下暴雨的时候给我读一整晚的笑话集。”
“我满心满脑念着护着的人却早晚会属于别人,他会对那个人毫无防备的笑。”
“我怎么能甘心。”
李大宝声音艰涩道,“这些话你对林涛说过吗?”
秦明舔了舔嘴唇,叹息的出声,“我不敢。”
李大宝皱眉,“不敢?为什么不敢?你怕他不喜欢你?”
“大宝,我没有亲人朋友,除了你和林涛,我没有可顾虑的,但林涛不一样,他有家人,朋友,他还是队长,和我一起只会增加他的烦恼,所以,我们只能是好兄弟。”
“大宝,你说我是不是很卑鄙,我一边说希望他能有自己的幸福,可又不想他们幸福,我是不是应该离开,我怕自己会做出伤害他的事。”
李大宝沉默的低着头,轻轻抽了两下鼻子。
“老秦~宝哥~”
林涛举着一袋子苹果推门而入,李大宝瞬间挺直坐好,秦明则是抽出纸巾擦干净桌面的咖啡。
林涛走到李大宝身边歪着身子瞧她,“怎么了宝哥,眼睛红红的?”
李大宝眼神飘忽,支吾道,“呃……喝牛奶呛到了,咳咳,这牛奶不好喝,下回不买了!”
林涛笑笑,“真的啊?蓝莓味好喝,下回你试试。”
给两个人面前各摆了一个苹果,林涛把桌角散乱的书合好,“老秦,一早晨就喝黑咖啡啊,多苦啊,改天我给你带两盒牛奶呀?”
秦明淡淡道,“不用了。”
林涛耸耸肩,啃苹果吃。
李大宝拿起苹果咬了一口,平常吃起来甜甜的苹果,今天只觉得堵在胸口。
“对了,明天是周末,我要回家一趟,你俩吃不吃我妈做的水果罐头,我带给你们啊?”
李大宝忙不迭的点头。
秦明沉默不语。

星期一的早晨,李大宝推门进入办公室,秦明正在泡咖啡。
李大宝把蓝莓牛奶递给他,“林涛打电话让我给你带的。”
秦明拿着咖啡匙的手一顿,最后依然沉默的坐在桌边,没有接过牛奶。
李大宝暗暗叹气,把牛奶放在桌边,到自己的位置上收拾东西。
一刻钟后,林涛推门进入。
李大宝看着他手里的袋子瞬间兴奋,却在看到他的口罩时疑惑道,“涛涛你感冒了?”
秦明抬头,皱眉看他。
林涛赶紧摆手,“小感冒小感冒,别紧张。”
李大宝快速的把袋子里的东西取出来,一大一小两个瓶子,“这小瓶的是水果罐头吧?”
林涛点点头,“对,那个是我妈给你的。”
李大宝把瓶子抱在怀里,“替我谢谢阿姨!”
然后就开始到处找勺子。
林涛笑着摇头,把大的玻璃推到秦明面前,“呐,这个是你的。”
秦明打开盖子闻了闻,酸酸甜甜的,还带了淡淡的中药味。
林涛笑道,“我跟我妈说你儿媳妇天天早上喝咖啡,我妈就做了这个让我带过来,说是养胃。”
李大宝叼着勺子不敢有动作,紧张的盯着两人。
秦明捏着瓶子的手一紧,又把瓶子推了回去,“别开玩笑,阿姨以为是女生……”
“然后她又说‘这礼拜叫秦明来家里吃饭吧’。”
秦明呆了几秒,不敢相信问道,“你说什么?”
林涛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“媳妇儿,你公公婆婆要见你。”
李大宝低头偷笑,抱着罐头悄悄出去,关上了门。
秦明死机了几秒钟,终于反应过来,一手抵着嘴唇笑出了声。
“你看,我调戏你的时候你不也只会傻笑?”
秦明看了看他,敛起笑容,猛地伸手扯下了他的口罩。
林涛没能躲开,没有了口罩的遮挡,右脸颊上的巴掌印瞬间显露出来。
两人沉默了一瞬。
“老秦,你不用觉得内疚,我爸当时气急了才抽了我一下,再说了一巴掌换回一爱人,我赚了。”
秦明微笑点头,口中黑咖啡的苦涩神奇的变甜,甜的发腻。
林涛歪头道,“秦科长,给我找个口罩吧,否则我顶着巴掌印从法医室出来你可解释不清了。”
秦明连忙起身就走,又匆匆折回来拿起蓝莓牛奶冲出去。
门外李大宝看着一边走路一边喝牛奶的秦科长,目瞪狗呆。
抱着瓶子跑进屋,“涛涛!老秦受刺激了?!他干嘛去?”
林涛懵逼脸,“可能是吧,我就是想让他从柜子里找一个口罩,他怎么跑外面去了。”
跑到半路的秦科长杀毒成功,大脑恢复了运转,拍了一下额头,在其他人惊呆了的目光中淡定往回走。

评论(20)

热度(2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