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k苦力猴亚猴奔

他是我的诗,也是我的刺
他是我的荒岛,也是我的风暴

蜂蜜柚子茶

#上一篇的后续#
#不甜不要钱#
#ooc是我的锅#
#请勿上升真人#

蜂蜜柚子茶
李大宝一手拿着棒棒糖,看看旁边办公桌的方向,面色复杂。
“我说老秦,你是不是特别紧张?”
秦明反应了几秒,“嗯?哦,不紧张。”
想掩饰自己并没有紧张到手指冰凉,装作从容的整理桌面,心不在焉的结果就是笔筒滚到了地上。
明明很不爽,明明想静静。
李大宝死死咬住棒棒糖,拼命憋笑。
这时林涛走了进来,“老秦走吗?”
秦明点点头,来回转头却找不到西装。
李大宝迟疑的开口,“那个,老秦,西装在柜子里。”
大脑一片混乱的秦明暗骂自己不争气,马上见就要见丈母娘了,自己却连冷静都做不到。
林涛偷偷向李大宝做口型:紧张?
李大宝狠狠点头:一整天了。
林涛掩唇轻咳两声,“老秦,你先坐,咱们聊一会儿昂。”
秦明坐在他对面,双手交握,“我有点紧张。”
李大宝心里呵呵,您何止有点紧张,但是她没有说出来,毕竟她还年轻。
林涛从左边口袋摸了一下,最后从右边口袋拿出一包水果软糖塞他手里,“放松一下,少吃,天气干燥容易上火。”
秦明默默嚼软糖。
“你说你紧张什么,你是谁呀?秦明啊!能力出众,智商超群,要颜值有颜值,要身材有身材——”
“yooooooooo~~~”
“……宝哥收敛一下表情,我忘词了。”
林涛叹了一口气,“我说到哪来着?”
秦明咬着一颗橘子形状的软糖,“你说我身材好。”
“哦,那你就自信一点,就和平常工作一样,绝对没问题。”
“伯父他上次打过你,我怕他不会同意。”
林涛贱兮兮一笑,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我爸,妻管严,我妈说一他不敢说二,我偷偷打探过,他态度已经软化不少了,只要咱们别惹他就不会有问题。”
“再说,我不是陪着你呢么,你就安心的见公公婆婆就行了,啊。”
秦明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,打开柜子穿好西装。
李大宝撇嘴,“啧啧啧,我的眼睛有些不适。”
林涛嘿嘿一笑,拿出一小盒饼干递给她,“宝哥,特意买给你的,不要太感激我呀。”
随后,两人匆匆出了门。
李大宝冲着门口做了个鬼脸,低头看手里的饼干盒。
“……狗粮饼干,难吃你就多吃点。”
“林涛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???我一脚踹开这盒狗粮!”
“卧槽竟然挺好吃!”

小黑看到两人下楼离开,哼着不成调的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和李大宝分享了一盒狗粮。

林涛坐在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,刚要发动,就听秦明问道,“你一点都不紧张吗?”
林涛挑眉一笑,“我的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有点想开车。”
秦明转头正视他,“你确定要在这里开车?”
“当然,不然我们走着去吗?”
“……我们可以在一个频道上吗?”
“少儿频道,绿色健康。”
“……”
十分钟后,一个红灯的十字路。
“老秦,你能别这样盯我了吗,我开车呢。”
“你开你的车,我开我的车。”
“同志,你超速了,开跑车的吧。”
“就目前情况最多玛莎拉蒂的婴儿车。”
“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青青草原抓羊????”
“……哦”

终于到了楼下,林涛解开安全带,没有急着下车,笑呵呵捏捏秦明耳朵,“等会我爸万一说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,嘴甜点。”
秦明一手按下林涛脖颈,轻吻一下道,“半包糖,绝对够甜。”
林涛舔舔嘴唇,橘子味。

两人拎着东西走出电梯,林涛一只手给秦明整理领带,旁边电梯门打开,走出一位中年妇女,面色姣好。
林涛瞥了一眼就浑身一僵,背对着电梯的秦明问他怎么了。
林涛悄悄用口型说了三个字。
秦明有些疑惑的歪头,word马?
林涛抓着秦明手让他转过身,捏捏他手心,笑的看不见眼睛,“妈~”
秦明瞬间扯出一个笑。
内心弹幕“我的妈”刷屏。
林涛妈微笑点点头,“别紧张,你爸在屋里做菜呢,我下楼买了两个柚子,一会儿做蜂蜜柚子茶败败火。”
秦明自觉的把柚子拎过来,林涛妈笑眯眯拍拍他肩膀,道,“长得真帅气啊。”
秦明有些羞涩的抿唇一笑。
打开门就是饭菜的香味。
林涛妈找出两双拖鞋,让两人去客厅坐着。
“老林!出来!”
林涛爸围着围裙举着菜刀一脸严肃走出来。
林涛妈一转身吓一跳,“哎呦老林,你要干啥?”
“……鸡骨头剔不下来。”
林涛一听立刻把秦明拽过去,“专业的上!”
秦明想了想,没毛病,点头,“我是专业的。”
两人沉默的在厨房剔鸡骨头,林涛和妈妈在餐厅剥柚子。
剥两下,林涛就往厨房里张望。
“别担心,你爸既然让进门,就不会无理取闹。”
林涛小声道,“我这一路安慰他别紧张,其实我也紧张的不行,家门钥匙都忘在办公室了。”
林涛妈捏捏他脸,“只要你认定了就好。”
林涛笑容放大,喂过去一块柚子。
过了一会儿,秦明洗干净手出来,林涛拽着他到客厅。
“你手怎么这么凉?我爸为难你了?”
秦明赶紧摇头,“没有,我验尸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。”
林涛扑哧笑出声,“被一只鸡难倒的秦科长。”
“鸡不是问题,关键是岳父全程冷漠围观。”
哇,秦科长说别人冷漠耶。
“是公公谢谢。”
“哦。”

林涛爸突然走过来,“小秦,跟我出去一下。”
林涛汗毛都竖起来了,“爸爸爸爸爸你要干啥?”
“……没蜂蜜了,让他和我去买一罐。”
林涛毫不留情拆穿,“我看到橱柜里有桂花蜜。”
秦明按按林涛肩膀,“洋槐蜜有养颜降压的功效,更适合伯父伯母,我去一下就回来。”
林涛点点头,偷偷朝他爸挤眉弄眼,林涛爸回给他一个呵呵脸。
等两人出了门,林涛想了想两个人的表情,“妈,我觉得老秦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,你看他俩的冷漠脸简直一模一样。”
林涛妈切柚子皮的手不停,“这下都是亲儿子了。”
林涛瞬间眉开眼笑,蹦跶过去切菜。

从出门到买完蜂蜜,林涛爸都没有说话,只是保持沉默慢步走着。
秦明也从一开始略带慌张渐渐冷静下来。
到了楼下,林涛爸停下了脚步。
秦明转过身等着他开口。
“林涛这孩子一直很阳光开朗,从来不让我和他妈操心,别人家男孩子到了青春期都会多少有些叛逆,他却没有,我们怎么说他就怎么做,听话的不行。”
“他第一次没有听我的话是报考警校,我和他妈从来都没有想让他做什么英雄,只要他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就好,可他偏不听,硬是报了警校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儿子原来也这么驴。”
“第二次就是你,我们有过心理准备,因为他回家之后谈话的百分之八十都有你,后来多了一个叫宝哥的姑娘。”
“你们认识这么久,也该知道林涛的性格,他对谁都是一样的好,但能入他眼的人很少,我只希望有个人能懂他的内心世界。”
“比如今天,他一直在安抚你不要紧张,但你看出他的紧张了吗?”
秦明点头,“他在办公室递给我糖果的时候找了两次才找到,和我谈话的时候手指一直在桌下来回交叉,上车之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没有带,我猜是家里的钥匙,路上一直抿着嘴唇不说话,他放松的时候会话痨,所以一路上我一直在……干扰他的思路和他说话,下车之前我也给他吃了软糖安抚他的情绪,但我感觉林涛进家门之后就渐渐放松了,可能是因为伯母的认同还有您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为难我。”
林涛爸沉默了几秒,朝他冷哼一声,“话痨。”
秦明心中的石头落了地,心想也就只有您说我是话痨。
秦明进门就看林涛小心翼翼偷瞄自己,给了他一个没问题的笑容,林涛松了口气,笑呵呵去给林涛爸帮忙。
“亲爸~开蜂蜜罐呢~我帮你啊~”
“滚开点,看你就烦。”
“那你更要好好看看我了,我长那么帅咋就招人烦了呢。”
和谐的进餐之后,林涛妈把冲泡好的四杯蜂蜜柚子茶端过来,林涛爸跟在她身后面带微笑。
林涛嘬了一口,“哇,好喝!妈,一会儿装一瓶我给宝哥带过去。”
秦明也拿起来喝了一口,表情瞬间定格,看到对面林涛爸和蔼的目光,默默咽了下去。
这个茶,甜到掉牙了。
从窗口目击秦明给他儿子吃糖过程的林涛爸微笑脸,爱吃糖是吧?半罐蜂蜜都送你好了。

评论(48)

热度(3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