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k苦力猴亚猴奔

他是我的诗,也是我的刺
他是我的荒岛,也是我的风暴

香草冰淇淋

前几天有点事情,没有心情更新,好在都解决了。
久等。

秦明和林涛冷战了三天。

除了办案必要的交流,两个人即使面对面也不会多说一句。

李大宝坐在两人中间瑟瑟发抖。

下班时间,李大宝小心翼翼看看两位,“咱们吃饭去呀,我请客!”

秦明把西装一穿,淡淡道,“没时间。”

开门就离开了。

林涛迎上李大宝担忧的眼神,扯出一个毫无笑意的微笑,“这段时间有事,下次我请你啊。”

然后也潇洒的开门离开。

秦明前脚刚进家门,林涛也开门进了屋。

然后他讲出了三天来第一句和案情无关的话。

“咱俩吵架归吵架,你别冷着个脸行吗,宝哥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”

秦明一听,冷笑出声,“你以为你脸色很好吗?我一直都是这个表情,你要是不愿意看就别看,看谁脸色好找谁去。”

说完这话,秦明转过身抿着嘴,又有点后悔。

林涛气得笑出来,点点头说,“行啊,老秦你厉害。”

气冲冲进屋拿了点随身用品,鞋子踩上地毯的一瞬间,脑子里闪过忘记换鞋老秦洁癖又要犯了,随后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去他妈的我管他洁癖犯不犯!

秦明看着林涛风风火火背包离开,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再说拦住他,可自尊心又让他站在窗边一动不动。

林涛狠狠关上车门,发动车子的瞬间他才发现不知道去哪。

不能回爸妈那,去找宝哥她又要担心,小黑刚谈了女朋友自己不好去打扰。

林涛下意识的看看楼上的窗户,已经拉上了窗帘,他一脚油门下去,决定在办公室凑合一晚再说。

秦明掀开窗帘的一条缝,看着林涛上车之后却迟迟没有发动车子,他想,只要林涛现在上楼,要他先低头都可以。

车子开出去的瞬间,秦明把手中的窗帘狠狠甩开。

华灯初上,李大宝洗完澡正在啃苹果,心里还记挂着冷战的两位怎么样了。

这时,她的手机响了一声,有微信消息。

【老秦:吃饭了没】

李大宝懵了一秒,随后反应过来,迟疑的问:【涛涛离家出走了?】

秦明盯着手机屏幕半天没有动作,迟迟回复:【没去你那?】

【大宝:没,要不我打电话问问?】

秦明想了想,回复:【不用了,没去找你就说明不想让你担心。】

李大宝叹气,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了。

秦明回想起三天前的事。

那天刚下班,林涛说要吃冰淇淋,让秦明先上楼,他去旁边超市买。

秦明在楼上等了将近一个小时,迟迟不见林涛回来,他正想下楼去找找,林涛开门进来了。

秦明见他两手空空,便上前问他,还未张口就看到林涛右手掌心一条口子,正往外渗血。

林涛换了鞋,笑得傻气,“我刚才从超市出来,碰到有人抢劫,我就见义勇为了一把,没想到那孙子手里有刀,划了个口子嘿嘿。”

秦明冷着脸一言不发,拉着他到沙发上, 找出急救箱给他包扎。

林涛感觉到秦明的不满,打了个哈哈,“可惜了我的香草冰淇淋,扔地上摔烂了。”

秦明收拾好药品,冷着脸道,“你要是没有那个身手就别逞那个强。”

林涛一听,笑容就僵住了,“老秦你这话什么意思,就在我身边发生的难道我就当看不见?”

“你当然可以见义勇为,但你让自己受伤就是你自己能力不足。”

“我不知道他有刀没有防备,我这不是没什么事吗。”

“你有几条命拿来没有防备?”

“行行行,是我的错,我下回一定注意,咱们吃饭吧。”

秦明起身笑笑,“刑警队长怎么会有错,要吃饭你自己吃吧,我吃不下。”

说完就进了书房。

关门的瞬间,秦明才察觉到自己双手冰凉。

林涛坐在沙发上,懊恼的抓抓头发。

第二天上班,林涛有意无意的示好都被秦明冷面挡回。
一来二去林涛小脾气也上来了,你不搭理我我也不搭理你。

秦明一瞧这个更火大了,干脆连眼神交流都避免了。

冷战了三天,原本的吵架变成了小孩子赌气。

秦明回想了半天,觉得自己那天语气太重了,伤了林涛的自尊,明明林涛一直在服软,自己还别别扭扭不肯合好。

越想越觉得是自己的问题,秦明坐不住了,回房间换了衣服,看到半开的床头柜抽屉,发现放着林涛证件的皮夹不见了,里面有两个人的结婚证。

秦明瞬间冷汗都冒出来了,抓了外套和车钥匙就往局里跑。

林涛的脾气他了解,绝对不会回父母家,没别的地方可去,肯定回局里了。

林涛在办公室里吃着泡面,吃两口就心不在焉的看手机。

想起临走时地摊上黑乎乎的脚印,林涛不禁缩缩脖子。

想想这两天的事,林涛捏着自己手指,抿着嘴,有点后悔。

本来就是自己太大意,受了伤让老秦吓了一跳,给自己包扎的时候老秦手上的颤抖他能感受到,万一这一刀捅在自己身上,出了点什么事,老秦还不急疯了。

再有,明知道老秦傲娇,自己怎么就不能多服软几次呢,他闹脾气自己就忍忍怎么了。

越想越觉得后悔,林涛双手掩面,内心无比挣扎,刚跑出来怎么好意思再回去呢。

正在纠结的时候,办公室的门被忽的撞开,林涛吓得手按上配枪,看到来人之后他深深吐出一口气。

秦明和林涛对视了几秒,谁都没有开口。

两个人都有点尴尬。

秦明先开口了,“你拿结婚证干吗?”

林涛愣了几秒,摸出皮夹看到里面的结婚证,“我……没注意,就都拿出来了。”

秦明松了一口气,点点头。

林涛没忍住笑了出来,“怎么,你以为我要离婚啊?”

“你敢。”

说完,秦明又暗暗皱眉,本来是想道歉的,怎么像是又要吵架似的。

林涛不在意的笑笑,“是是是,我不敢。”

林涛走到秦明对面,轻轻拉拉他手指,“那天是我不对,下次我一定小心,不逞强了,你别气了好不好?”

秦明抓着他手,“我没有想说你身手不好的意思,我是太着急了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两人对视一笑。

林涛摸摸肚子,“饿死我了,咱们吃饭去吧。”

秦明点点头,两人开门就看到李大宝准备悄悄离开的背影。

李大宝嘿嘿笑着挠头,“我不放心,就过来看看,没事没事!你俩约会!约吧!”

秦明笑笑,“走吧,一起吃饭。”

林涛挑眉笑道,“宝哥,别愣着了!快想想吃什么,难得老秦要请客!”

秦明看他,“哪次咱们吃饭不是我掏钱。”

李大宝摇摇头,“那不一样,涛涛请客,老秦付钱!”

林涛笑得张扬,隔着秦明和李大宝击掌。

秦明翻着白眼走在中间,当作没有看见。

吃过饭回家之前,秦明又去了超市,买了几盒香草冰淇淋。

评论(20)

热度(201)